• 首页

    首页

  • 素材巷 - 文案写作平台

    描写人物动作的句子
    • 十字路边有一个老妇人,略微有些驼背,胖胖的身躯,费力地打着伞在空旷的路上艰难地行走。
    • 他瞪圆了眼睛,两只耳朵支楞起来了,细心地捕捉着每一个细小的声音。
    • 她把一叠馄饨皮儿都拿在左手心里,右手用筷子头挑一点馅儿,往皮儿里一裹,然后左一捏,右一捏,一只馄饨在我手中“诞生”了。
    • 我拿起面皮,用筷子夹起馅,小心地放在面皮上,两手使劲一捏。只觉得粘乎乎的,仔细一看,“哎呀!”我不禁喊出声来——原来是我用力过猛,挤破了面皮儿,馅冒出来了。我赶紧“急救”,又从另一边冒出来了。我急忙又用另一块面皮儿裹住那一边,才算堵住了“漏洞”。我终于用三块面皮包了一个饺子。
    • 我下班回来经过三楼时,看到一个黑影闪过,楼道里没有灯,看不清楚。只见那黑影闪到王爷爷家门口,把一件东西放在门前,嗬,原来是个小孩!我真想一把抓住那个人,可他身子一闪,从我背后溜了。
    • 小伙子跑得不错,已经从起跑冲刺进入途中匀速跑。他像一匹马驹昂头急奔:步幅匀称,步频紧凑,蹬动有力,腰肢放松--整个动作显得优美而富有弹性。
    • 刘姥姥……到了荣府大门前石狮子旁边,只见满门口的轿马。刘姥姥不敢过去,掸掸衣服,又教了板儿几句话,然后溜到角门前,只见几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人坐在大门上,说东谈西的。刘姥姥只得蹭上来问:“太爷们纳福。” 曹雪芹 《红楼梦》
    • 我光着脚丫,踩着海水,注视着波光粼粼的海面,听着哗哗的响声,那声音好像高超演奏家的激越的钢琴曲,又像歌唱家的雄浑的进行曲,那声音使胸膛激荡,热血奔涌,啊,我多么愿意聆听大海老人的谆谆教诲啊!
    • 徐老师教我们语文。她每天都用那双灵巧的手拿着粉笔,在黑板上认真地一笔一画地写着,我们不由得在笔记本上模仿着她的字写起来。
    • 今天,我家里摆了一张乒乓球桌,请了我的伙伴杨鑫来打乒乓球。先是我发球了,我想:“我发‘抬空球’”,他一定会抽过来,于是我发了一个较低的抬空球,不想,他猛地抽过来了,我没接过来,唉,真是自作自受。轮到杨鑫发球。只见他脸绷得紧紧的,眼睛盯着我慢慢地举起球拍,突然他身子一沉,右手闪电似的一击,球像一道白光蹿向我方的球台,我后退不及。慌忙一挡,哎呀,球飞出界了,我输了。
    • 轻飘飘的一根针,在我手里好像很重很重似的,每缝一针都让我费很大的劲儿,刚缝了几针就累得我开始冒汗了。
    • 十字路边有一个老妇人,略微有些驼背,胖胖的身躯,费力地打着伞在空旷的路上艰难地行走。狂风夹着大雨扑面而来,她使劲向前躬着身子,抓紧伞,进一步,退半步,踉踉跄跄地向前走着。
    • 我吃着香喷喷的抓饭,不时地看表。大婶今天特别高兴。说:“姑娘,不要急!有你大叔送你回去。”我正要说什么,大叔悄悄对我说:“别推辞,她又要拿我问罪了。”大婶看大叔那模样,故意瞪着眼睛问:“说我什么坏话了?”大叔一本正经把手一摊:“我怎么会在人生日这天说她坏话呢?”大婶听了,“噗哧”一声笑了。我也笑了。
    • 她往窗玻璃上呵一口气,再用指甲蹭一蹭,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。
    • 我立刻兴奋起来,不管三七二十一,从妈妈手里抢过救生圈,光着脚,欢呼着奔向大海的怀抱。
    • 我点了点头,像个小地鼠似的钻进了西瓜地。
    • 听着老师这亲切的话语,就像听了柔怀蜜意的歌唱,又像久旱的禾苗适了甘露,心里舒坦极了。
    • 我们站在操场上,骄傲自豪地看着败者,活似一个个打了大胜仗的威武大将军,高兴极了。
    • 那是由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表演的转伞杂技。节目开始了,只见一个小女子蹲下射,另一个女孩稳稳地踩在肩上。蹲下去的女孩慢慢地直起身,两个人手依然保持平衡的样子。只见,下面的小女孩慢慢拿起伞递给了踩在自己肩上的小女孩,凌空转起了伞。就这样,一支、两支......伞在她们的手里又一次转了起来,旋转的小伞就像一支支翩翩起舞的彩蝶,两个纤细的身躯轻盈地移动变换着各种姿势恰似优柔的柳枝,蝶绕枝飞,是那样的和谐、完美。
    • 小辰穿着一双钉子鞋,在离沙坑十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。他注视着前面高高的横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然后迈出坚定有力的步子。
    • 记得那得一个星期天,我想多睡一会儿,赖在床上不起来。爸爸看见了,把我从床上拽起来,说:“小懒虫,快起来,马上就要来客人了!”“客人?是谁呀?”我奇怪地问。“你不知道,你妈要调动工作了,请领导来吃一顿饭。我清早就起来把菜买好了。”我一看,果然不假。瞧,绿油油的青菜,小灯笼似的辣椒。活蹦乱跳的鲤鱼,还有一只又大又肥的母鸡,是鸡鱼肉蛋,样样俱全。这时,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,一见我还在床上,就开腔了:“哎呀,你怎么还不起来?快点。”我边穿衣服边批评妈妈:“妈,您又开后门了,调一下工作还得请领导吃饭,你就不能凭自己的真本事?”妈妈有点火了:“你小孩子懂什么,快穿衣服?”我只好不作声了。
    • 中午吃完饭,妈妈叫我洗碗,我不肯洗,妈妈用婉转的语气说:“我的小洗碗机,快去洗碗吧!”我就高高兴兴去洗碗了。我一边洗一边说:“妈妈,那你是小天鹅洗衣机啦!”因为妈妈常常给我们洗衣服。爸爸不甘落后地说:“我是电饭锅,因为我天天给你们烧饭。”我笑着说:“哈,我们都是家用电器了!”
    • 轮到我们钉了。我迫不及待地把线浸了唾沫,捻了捻。可是我一捻,把那几个小毛头捻得又细又长,穿针得时候,穿来穿去就是穿不进去。我只好把毛头拽下来才穿进去。接着,我在线得末端打上结,由于线上有唾沫,打结得时候,老是粘住手指,好不容易才把结打好。
    • 宁佳音跑到跳高架的横杆前,又脚踏地,双臂猛摆,身体就像小燕子一样飞过了横杆。
    • 屋里静悄悄的,只有电视机在响着。爸爸忽然把紧抓着桌角的一挥。“叭”的一声,拍在了桌子上,碗盘子筷子都跳起了老高,桌角上那酒杯掉到了地上,摔破了。
    • 那个运动员,在沙坑前做着准备活动,弯弯腰,踢踢腿,做两个开蹲。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。“下一位”,裁判叫道。那位运动员走到起跑线上,左脚在前,右脚在后,形成“弓”字步,双手托地。眼睛睁得大大的,像一只猎豺找到了猎物,准备进攻。“砰”的一声,运动员似箭般冲了出去,才开始是慢慢地,稳重的慢跑。到了中间那条红白相间的我,他的后面似乎有人在推,开始加速,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,换成一副严肃的表情。到了最后一条红白相间的线,用尽全力,脚上像了动翅膀,飞奔踏板。在左脚踏上踏板的时候,时间似乎凝住了,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只见他用力在踏板上一蹬,随即蹦高半米,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圆弧,坠入沙坑,双腿弯曲整个人蹲在那里,双手握拳在腰旁。
    • 施轩的脚步很均匀,双臂一前一后地摆动着,双脚越迈越快,身子向前倾斜着,像要倒下似的,奋力向前迅跑。跑到终点线处,她头一抬,胸一挺,终于取得了第一名。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,穿着黑布大马褂,深青布棉袍,蹒跚地走到铁道边,慢慢探身下去,尚不大难。可是他穿过铁道,要爬上那边月台,就不容易了。他用两手攀着上面,两脚再向上缩;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,显出努力的样子。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,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。 朱自清 《背影》)
    • 我将搭在背上的书包拽下来,低着头,一步半寸地挪到老师跟前,头不抬,眼皮不跳,气呼呼地站着。
    • 小姨将双袖向上一挽,裤脚也被卷到了大腿。她在小溪水里慢慢移动着,左脚轻轻地抬起一点,向前迈了一小步,右脚再慢慢拖向前,好像穿着千斤重的鞋。她把帽子扭了扭正,躬着背,低着头,眯着眼,双手做出捧东西的样子。这时,她停下脚步,不再东张西望,对着右边的一个地方目不转睛,猛然把手向水中一扎,将一条小鱼捧在手中了。
    • 伙子跑得不错,已经从起跑冲刺进入途中匀速跑。他像一匹马驹昂头急奔:步幅匀称,步频紧凑,蹬动有力,腰肢放松——整个动作显得优美而富有弹性。
    • 施轩的脚步很均匀,双臂一前一后地摆动着,双脚越迈越快,身子向前倾斜着,像要倒下似的,奋力向前迅跑。跑到终点线处,她头一抬,胸一挺,终于取得了第一名。
    • 我把拖把在水池里涮了又涮,再拧干,然后弯下腰,前腿弓起,后退绷着,“哼哧哼哧”拖起地来。
    • 狂风夹着大雨扑面而来,她使劲向前躬着身子,抓紧伞,进一步,退半步,踉踉跄跄地向前走着。
    • 她在脏衣服上打上肥皂,就“哼哧哼哧”地搓起来,一个个小肥皂泡儿从衣服上冒出来,一会儿就变成了一大堆白沫子。
    • 她又看见了一只蝴蝶,便调皮地奔过去,蝴蝶上下飞舞,她目不转睛盯着蝴蝶,终于蝴蝶停在了一朵花上,她躬着背,手中间隔着点空隙,脚尖小心翼翼踮着,汗珠从她的脸上滴落下来,她蹑手蹑脚地走到蝴蝶旁,猛地一弯腰,双手把花朵上的蝴蝶一捧。又小心地把双手露出点缝,把头靠在手缝上看,一不小心让蝴蝶飞出了双手,她又急又气撅着小嘴,双手往腰上一插,但马上又像只小鹿似的蹦跳着追赶另一个目标去了。
    • 我们站在操场上,骄傲自豪地看着败者,活似一个个打了大胜仗的威武大将军,高兴极了。
    • 妈妈在卧室里整理床铺,一边冲着爸爸唠叨:“你看,你看,床上都是烟灰,你夜里又吸烟啦!”爸爸笑而不答,只管在厨房里刷锅,洗碗……过了一会儿,妈妈对爸爸说:“大忙人,我今天上中班,这水池里的一大堆衣服你就承包了吧!”爸爸笑嘻嘻地说:“老板给多少钱?咱先签个合同……”
    • 我倒了盆水,先用毛巾湿湿脸,再打上香皂,用劲地抓呀、搓呀,不一会儿就满脸香皂沫了。
    • 我们班的男同学大多数都人高马大,所以篮球运动就倍受我们男生的青睐,这不,体育课上,我这根“电线杆”自然也奈不住寂寞,要上去大展身手。
    • 她往窗玻璃上呵一口气,再用指甲蹭一蹭,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。
    • 我将搭在背上的书包拽下来,低着头,一步半寸地挪到老师跟前,头不抬,眼皮不跳,气呼呼地站着。
    • 我拿起面皮,用筷子夹起馅,小心地放在面皮上,两手使劲一捏。只觉得粘乎乎的,仔细一看,“哎呀!”我不禁喊出声来——原来是我用力过猛,挤破了面皮儿,馅冒出来了。我赶紧“急救”,又从另一边冒出来了。我急忙又用另一块面皮儿裹住那一边,才算堵住了“漏洞”。我终于用三块面皮包了一个饺子。
    • 我的双脚冻得冰冷,简直快麻木了,双脚不停地跺着。
    • 今天,我家里摆了一张乒乓球桌,请了我的伙伴杨鑫来打乒乓球。先是我发球了,我想:“我发‘抬空球’”,他一定会抽过来,于是我发了一个较低的抬空球,不想,他猛地抽过来了,我没接过来,唉,真是自作自受。轮到杨鑫发球。只见他脸绷得紧紧的,眼睛盯着我慢慢地举起球拍,突然他身子一沉,右手闪电似的一击,球像一道白光蹿向我方的球台,我后退不及。慌忙一挡,哎呀,球飞出界了,我输了。
    • 我点了点头,像个小地鼠似的钻进了西瓜地。
    • 奶奶将右脚绷着,向鞋子口里溜进去,筋脉凸兀的手紧紧抓着门框,将左脚轻轻抬起,紧绷着的脚小心向鞋口一插,又往里扎了扎,接着踩了几踩,让自己的脚更舒适些,满意地出门了。
    • 我把游泳圈一甩,“扑通”一声跳进了奔腾的湘江,像小泥鳅似的游了起来。
    • 看见冰场上的人,穿梭一般地滑来滑去,我的心激荡着,也急忙换上冰鞋,上场去了。开始的几步,多少有些荒疏了的感觉,转了几下之后,恢复常态了。
    • 文丽把脚使劲往雪地上一蹬,她那一头就翘在空中,我借助惯力,曲着双腿,往下一压,我这一头就伏下来。
    • 小雨走在小路上,蹦着,跳着。忽然,从路旁草丛传来蝈蝈的鸣叫声,清脆响亮。小雨觉得好玩,便停了下来,侧耳细听,那“蝈蝈”的声音好像一会儿在左,一会儿在右,一时难辨清楚,小雨急得抓耳挠腮。
    • 她在脏衣服上打上肥皂,就“哼哧哼哧”地搓起来,一个个小肥皂泡儿从衣服上冒出来,一会儿就变成了一大堆白沫子。
    • 十字路边有一个老妇人,略微有些驼背,胖胖的身躯,费力地打着伞在空旷的路上艰难地行走。狂风夹着大雨扑面而来,她使劲向前躬着身子,抓紧伞,进一步,退半步,踉踉跄跄地向前走着。
    • 他一句一句地审阅,看完一句就用铅笔在那一句后面画一个小圆圈。他不是普通的浏览,而是一边看一边在思索,有时停笔想一想,有时还问我一两句。 何其芳 《一夜的工作》
    • “董理,这个送给你,中午放学回家再打开看。”我正专心致志地做作业时,后面的王霄递过来一张精美的贺年卡。“现在不能看?”我犹豫了一下,“不行!”她狡黠地笑了笑。“好吧”,我望着她那双神秘的眼睛,无可奈何地答应了。
    • 伙子跑得不错,已经从起跑冲刺进入途中匀速跑。他像一匹马驹昂头急奔:步幅匀称,步频紧凑,蹬动有力,腰肢放松——整个动作显得优美而富有弹性。
    • 十字路边有一个老妇人,略微有些驼背,胖胖的身躯,费力地打着伞在空旷的路上艰难地行走。狂风夹着大雨扑面而来,她使劲向前躬着身子,抓紧伞,进一步,退半步,踉踉跄跄地向前走着。
    • 想到这儿,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像脚下生了风,三步并作两步往回跑
    • 刘姥姥到了荣府大门前石狮子旁边,只见满门口的轿马。刘姥姥不敢过去,掸掸衣服,又教了板儿几句话,然后溜到角门前,只见几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人坐在大门上,说东谈西的。
    • 分好了队,我自然是两支队伍中最高的人,而且,我在投篮命中方面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,和我一队的“同胞们”,自然都欢天喜地,喜不自胜。
    • 讨厌的“臭大姐”,竟这样旁若无人,莫非想破坏我的实验?我伸出手指重重地弹了它一下。谁知没有弹开,却惹怒了这位“臭大姐”,它立刻放出一股臭味,熏得我赶忙捂着鼻子跑回屋。
    更多(还剩10条)
    共有432人留下了足迹……
    加入笔记 0
    复制
    声明: 素材内容来自网络,如果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删除!

    反馈建议

    ×